山西方远电子有限公司

homepage | contact

记者感到

2017-05-20 18:40

白露,兰州市第五十六中学的初一学生。爸爸妈妈在离兰州很远的地方珠海打工,一年才能回来一次,是典型的留守儿童。

13岁的白露,正处于叛逆期。但是,白露和姥姥长期生活的经历,让她比别的孩子更早地懂事。说起新年的愿望,这份懂事透露无遗。

兰州市城关区杨家园社区的工作人员刘长琦介绍说,像白露这样的城市留守少年儿童在小区里就有30多位,有的是父母双双出去打工,有的是一方出去打工。孩子们通常都是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,面临的最大问题,就是怕孩子们走不上正道。

记者感到,白露最该表达的新年愿望,应该是爸爸妈妈能留在兰州工作,但白露不知为什么始终一字未提。难道在她幼小的心里,亲人团聚在一个就业大迁徙的时代已经成为永远无法满足的奢望?

进入中学以后,学校的一切都是新鲜的,期末考试时,语文、数学的成绩都还行。白露说,以前上小学的时候,尤其是上五六年级时,每天放学回家,还能帮姥姥洗洗菜、刷刷碗,干点家务活。自从上了中学后,姥姥就啥活都不让干了,怕影响我的功课。

一天晚上,和姥姥一起看电视,姥姥叫白露给爸爸妈妈打个电话,她犹豫了,遥远的距离已经让亲情变得陌生,她不知道在电话里给爸爸妈妈说些啥,拿起电话又放下。

前不久,过冬至。社区组织了一次亲情包饺子的活动,我和姥姥都参加了。看到姥姥吃了我亲手包的饺子,心里感到很温暖。平时,爸爸妈妈都不在家,就这小小的饺子,也算是我替爸爸妈妈给姥姥的一点心意。姥姥岁数大了,还有高血压,所以说到这里,白露的眼圈湿润了。

虽然姥姥年纪大了,但对白露的学习一直都抓得很紧。2011年,白露小学毕业,面临升初中。尽管在小学学习阶段学习成绩一直都很不错的她,此刻也有了心理压力。在复习考试阶段,白露却又莫名奇妙地分心,书摆在面前硬是看不进去,甚至大脑里出现空白,有时两眼对着窗外发愣,真想给爸爸妈妈打个电话。

本文来源:http://www.liuxue86.com/a/436200.html

没过两天,爸爸妈妈从珠海回来了,见到爸爸妈妈后,好像前面那一阵子的烦恼全没有了。之后,我才明白,这就是想爸爸妈妈的感觉。说到这里,白露的笑里带着不加掩饰的羞涩。

我期待在新的一年里,姥姥,还有爸爸妈妈身体健康;也期待自己在学习上更上一层楼;更期待学校和老师们能围绕我们学习的课程开展丰富的活动,使我们的学习成绩进一步提高。像在课堂上念作文一样,白露在记者面前一字一顿地说出自己的新年愿望。这样阳光的造句,或许会得到老师的满分,但是却无法掩饰她那稚嫩的面容上一对孤单而忧郁的眼神。

留守的日子,已经十多岁的白露,似乎已经习惯了。6岁那年,姥爷去世,从此,在远离父母的白露生活中,姥姥就是她的全部。现在,姥姥已经70多岁了,自己也渐渐地长大了,我可以在家务活上替姥姥分担一些,该让姥姥歇歇了。懂事的白露说